當前位置: 中國對聯網首頁 對聯知識 對聯創作對聯分類寫作入門之二——園林對聯的寫作技法

對聯分類寫作入門之二——園林對聯的寫作技法

2020-08-25 23:07:42 宋少強 青青導讀對聯雜誌 0條評論

園林對聯與風景聯有很大的相似之處,或者說,園林對聯本來就是風景聯的一個分支,是從屬於風景聯之內的。



園林對聯與風景聯有很大的相似之處,或者說,園林對聯本來就是風景聯的一個分支,是從屬於風景聯之內的。風景聯應該具備的特征,園林聯都是具備的。風景聯的一些寫作方向,比如單純寫景,夾敘夾議,或者說情景交融,慨今懷古,托景言誌,這些也都是園林聯的寫作方法。但是為什麼要把園林對聯從風景聯中單列出來呢?主要是因為園林對聯在實用性等方麵,還是有別於普通意義的風景聯的。

我們知道,風景聯描寫的對象多是名山大川,名樓勝跡,所以寫風景聯的景物的時候,通常都會以宏大、高遠、粗獷、雄闊為方向,而園林,尤其是南方園林,大多數是婉約、玲瓏的格局,所以對園林風景的描繪,也相應會采用精巧、細致、清奇、自然的寫作筆法。

風景聯中的名勝風景,通常都會因為曆史名人名家的詩詞墨跡,趣聞軼事,或者一些曆史滄桑的資料很多,所以下筆的時候,可供選擇的很多,寫起來也可以隨心所欲。而一些私家園林,尤其是新建的園林,常常缺乏這一類的人文底蘊,所以在寫作的時候就會把筆墨更多的傾向於寫景。

還有一點是很值得重視的,那就是普通風景聯與園林對聯格調的區別。在對聯中,借助景物的描寫,抒發個人的情感是很常見的一種寫作方向。但是,風景聯的寫作大多會因為風景場麵的宏闊、雄渾,而生發出一些比較積極向上的,比較高昂進取的精神。即使是寄托憂傷,也大多是以儒家的家國情懷,民族大義,滄桑變革等等為主要內容。而園林對聯有它的特殊性。園林一般都是達官顯貴,高士名流用來退休養老,遁跡江湖,悠遊玩樂的地方,所以大部分園林對聯的情感寄托,都會以道家的隱居避世,不問紅塵,醉心山水,為主要內容。

接下來,我就具體講解一下園林對聯的寫作技法。


拂水山莊

淺深流水琴中聽;

遠近青山畫裏看。

——柳如是


聯語從感受中寫山莊,動靜相襯托,運用了很形象的比喻,把水聲比作琴聲,把山色比作畫圖。尤其是句尾的“聽”“看”兩個字的運用,一下子就使得風景活泛起來,如在耳邊,如在眼前。筆法輕鬆自如,舉重若輕。


卞園

梅花嶺畔三山月;

宵市樓頭一草堂。

——王士禎


卞園在江蘇揚州城北的小金山後麵,為康熙年間揚州八大花園之一,今已不存。梅花嶺:又名梅嶺、長春嶺,在揚州瘦西湖邊,因嶺多梅花,故名。三山:鎮江市長江之濱和江中的金山、焦山、北固山三山夾江相峙,世稱京口三山。

上聯僅用寥寥數字,就把園子的地理位置介紹得清清楚楚。同時又用梅、月這種帶有情感色彩的文字,捎帶展示了自己的情操境界。萬樹梅花一輪明月,安靜祥和的感覺油然而生,這就是造境之法。“宵市樓頭一草堂”有“結廬在人境”的味道,引而不發,含而不露,恰到好處。


柳園

北迎拱極,西接延青,共分得一池煙水;

春步柳堤,秋行蔬圃,最難消六月荷風。

——鄭 燮


柳園在興化城西北角的海子池南端。拱極,指興化海子池北的拱極台,又名玄武台,為興化十二景之一。延青:延青閣。

這聯也很能體現作者畫家的功底。上聯廣角寫景。視距很遠,由北而西,然後拉近到園子本身,最後用了一個“共”字,把遠近景物串聯起來。又用“一池煙水”把景物的色調協調起來,就像作畫一樣把遠近景物放到一個統一和諧的背景之中。有粗線條,有細線條,有聚焦鏡頭。

下聯分別擷取了春秋夏三季景色中的代表。並與上聯一樣,用前兩分句的景物,為結句作陪襯,輕鬆自如振起結句。


簪碧堂

北院喜新成,有寒碧千層,遠青一角;

東君如舊識,正庭槐垂蔭,梁燕將雛。

——商 盤


起句交代了寫聯的目的,院子新成嘛。然後馬上轉入景色描寫,絕無廢話。新成的院子什麼樣?作者用了堂名的一個碧字入手,很輕鬆地寫了個遠景。“有寒碧千層,遠青一角”。下聯寫近景。“東君如舊識”,園子是新園子,春天還是那個春天。用筆很空靈,把視角帶入園子內部:正庭槐垂蔭,梁燕將雛。

我們常說,寫景不單純是為了寫景,還是為了抒發情感。所以不是逮到什麼都可以寫的。是有目的有選擇的。這裏寫了槐樹,什麼意思?用以比喻前人功德的。這裏寫了梁上燕子,它幹什麼呢?將雛。領著小燕子玩,什麼用意啊?寫家庭和美,是美好的祝福。

寫景要有目的性。不要拿過來就寫。與主題沒有用的景物,再美也不要選取。就比如寫書房聯。為什麼要用蘭花,要用竹影?未必是蘭花比牡丹漂亮,未必是竹子比梧桐樹漂亮,是因為你需要蘭竹那種精神來陪襯你的情操。



徐園

舊地怕重經,記當年、絲竹宴諸生,回頭似夢;

名園須得主,看此日、樓台逢哲匠,著手成春。


這是袁枚晚年寫的一副對聯。徐園在南京。袁枚任江寧縣令的時候,擁有過,或者說使用過這個園子。所以當老先生再次來到這個園子的時候,就不可避免要追憶一番。切入也非常直接。“舊地、重經”,用語簡潔明了。用一個“怕”字連接起來。這個“怕”字可以看到煉字的功夫。體現了作者麵對荏苒時光的無奈。我們說起承轉合,那麼這個“怕”字,就是起,用它來引導整個上聯。為什麼怕呢?下一句就承接而來。怕回憶當年的一些場景啊。年輕有為,意氣風發,大聚群賢。其實也是借此交代一下自己與這個園子的淵源。

對聯寫到這裏。如果是庸手的話,可以有很多寫法,順勢作結了。但是袁枚不同之處也就在此,由平常處翻出新意。沒有平鋪直敘,而是轉了一下:“回頭似夢”,這一句既回答了起句的怕,也留下無盡唏噓。

上聯的話題很沉重,那麼下聯就轉到眼前。寫了園子目前的狀況,園子又恢複了青春,自己的老邁已經無可改變,裏麵還是有一絲絲的無奈。


李仙園

一帶林塘詩境界;

四時花果隱生涯。

——周升桓


上聯描寫了眼前景,是實寫;下聯是通過眼前景,轉而聯想到四季景物的變化,是虛寫。上下聯進行了一個由空間到時間的轉換。



劉園

挹朝爽西來,杯底嵐光飛隔岸;

望大江東去,簷前帆影渡遙空。

——劉錫嘏


上聯寫園林風景,無非近睹遠觀,上聯以近景切入,但是絕不是簡單的對近景切入以及描寫。我們仔細玩味一下上聯尾結的三個字“飛隔岸”,這三個字有什麼功效呢?承前啟後。既是對上聯的收束,也是勾引出下聯的手段。也就是說,作者在寫作的時候,上聯還沒有完全結束,就已經給下聯的出現鋪平了道路。既然是自隔岸飛來,那麼作者也好,讀者也好,視角就自然而然,由近及遠向隔岸看去,看到了什麼?大江東去。我們很多聯友的作品,上下聯之間,涇渭分明,各不相幹,寫景就寫景,寫人文就寫人文。寫遠景就寫遠景,寫近景就寫近景。看起來生硬板結,其實就缺乏這種上下聯之間的關聯紐帶。

大家有時間,可以試一下這種寫法。記住“飛隔岸”這三個字的功效。


李園茆亭

乍來頓遠塵囂,靜聽水聲真活潑;

久坐莫嫌荒僻,飽看山色自清涼。

——李秉綬


上下聯分別選取聽覺效果和視覺效果作為對聯的主題。其餘都是從“山色、水聲”中生發敷衍出來的文字。

起句用“乍來”,目的是先寫一個初步印象。用“久坐”,來描寫具體的景色。那麼先寫水聲,後寫山色,這樣的安排有沒有什麼原因呢?有。蒲鬆齡寫嬰寧,未見其人,先聞其聲。這裏也是同樣的道理。剛剛步入李園,還沒來得及仔細欣賞風景,首先就聽到歡快活潑的流水聲。安坐亭台以後,才有時間慢慢欣賞遠近山色。這正是按照遊覽的時間順序來敘說的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