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中國對聯網首頁 對聯知識 對聯創作【理論探討】對聯的彼岸意識

【理論探討】對聯的彼岸意識

2020-09-02 23:34:41 曹克定 荊楚聯壇 0條評論

彼岸是相對此岸而存在的,簡單的說,一條河兩邊都是岸,身所處的這邊是此岸,河那邊是彼岸。此岸是一個已知世界,彼岸是一個未知世界,未知世界就是一個想象的空間。彼岸是很有誘惑力的,人對彼岸的思維過程首先是懸念,進而是遐想,最後是假設,這是一個從模糊到清晰的過程。如果彼岸進入文學創作,這個過程即是懸念引起衝動,遐想放飛思維,假設產生形象(準確地說是意象)。彼岸既是一個想象的空間,也就是文學創作的最大空間,作者一旦有了彼岸意識,就有了最大的自由。

這裏所說的彼岸,不是狹義的彼岸,不是河的對岸,它是文學創作的第二空間(想象空間),是一個廣義的彼岸。對於對聯創作來說,彼岸又有了兩重性,即彼岸的想象空間和彼岸的形式空間。


彼岸的想象空間


彼岸的想象空間是一個讓人思飛神馳的天地,是最有活力的世界。它的狀態是思維所規定,它的豐富,它的精彩是思維的表現,它不是一個經驗世界,所以人的思維就不必受經驗的局限。入神入妙的彼岸,永遠是文學創作的追求。


一、想象的正在空間 正在空間是指彼岸的正在空間,它是與此岸同一時間出現的,是作者此時此地思維的延展對象,它的存在,往往是一個虛無的真實,但從來不會有人指責它的虛無,詰問它的真實。這裏錄本人舊作舉例二三:“此地初來日暖,幾處鵝黃,一線輕紗,群鴨蕩波先試水;那邊已見春濃,滿川芳綠,三聲翠鳥,細娘傍戶正看花。”此岸乍暖還寒,有幾分料峭。鵝黃是春的萌生,輕紗是薄霧的橫掛,從“試水”就可見春意還在羞澀中,這是實寫。但彼岸已是十分春色,鬱鬱蔥蔥,鳥語花香,還有一個柔情的女子倚著門邊正在賞花呢!這是虛構。總不會有人問,未必有這樣一個賞花人。它卻能誘惑人們去作各種不同的猜測。或以為是作者為心上人設置了一個春意盎然的美妙環境,讓心靈有一個美好地寄托。或者說這是作者希望的一個天地,也希望有一個良人不負春光。當然,彼岸就是一個希望,它的美也正是因為有了希望。又如:“隻影孤燈,思緒重歸舊夢;千紅萬紫,春光已到江南。”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境界。孤燈舊夢,清冷淒切,讀之讓人歎息。且看彼岸,卻是柳暗花明,萬紫千紅,生氣勃勃,有了生命的高潮,使人奮起。試想,如果沒有彼岸的日子,很可能是一個黑色時空。又如:“何日是歸期?未解行囊,不盡天涯路;蓬門有望眼,已溫新酒,更多枕上言。”這是一個信心的彼岸,彼岸的望眼是一種支持。一個遊子,在無際的天涯路上,是多麼的想家,家,就是遊子的彼岸。在遊子的想象中,彼岸的守望者——妻子,已經溫熱了好酒,時刻在門邊望著他回來為他接風洗塵,並還有好多好多的知心話要在枕邊跟他說呢!有了這個彼岸,就有了振作的動力,有了希望的歸宿,如果沒有這個彼岸,精神就會掉進深淵。

再如董必武同誌為南湖紀念館撰聯:“煙雨樓台,革命萌生,此間曾著星星火;風雲世界,逢春蟄起,到處皆聞殷殷雷。”這是一個弘大廣闊的彼岸,是一個風雲世界,翻天覆地的彼岸。蘇東坡的“明月幾時有”和毛澤東的“蝶戀花·答李淑一”,彼岸已到了天邊。雖然這兩作都不是聯,但它的啟發很大,現在有很多寫“神舟”飛空的對聯作品已到達了這個彼岸。


二、想象的曆史空間 曆史空間是縱向的,是立體的。說它是立體的,因它是時間與空間的彼岸,通過時間的隧道上溯到達的彼岸。孫髯的“滇池大觀樓”長聯,下聯是一個很典型的曆史彼岸:“數千年往事,注到心頭,把酒臨虛,歎滾滾英雄誰在?想漢習樓船,唐標鐵柱,宋揮玉斧,元跨革囊;偉烈豐功,費盡移山心力,盡珠簾畫棟,卷不及暮雨朝雲,便斷碣殘碑,都付與蒼煙落照。隻贏得幾杵疏鍾,半江漁火,兩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”它的美固然有此岸的氣象恢宏,風光旖旎,如果沒有彼岸的滄桑感,也就不可能有如此完美。作為曆史空間的彼岸比正在空間的彼岸雖然少了幾分浪漫、新奇,但多了幾分雄渾、厚重,或許還有些許蒼涼,這正是曆史的色彩,豐富了空間的涵容。

我撰了一副“鴻鵠樓”聯:“憑看重葦如城,比天煙水,錦鱗珍羽一家,更逐漁歌情入畫;遙想旌旗蔽日,蓋地征塵,鐵馬金戈萬裏,便隨大汗誌淩雲。”下聯的曆史場麵,憑想象而來,它是一個彼岸的空間,如果不憑想象是不可能到達彼岸的。鴻鵠之誌也是在這個空間裏體現的,有空間才能有形象,不用一種空間來訴說,鴻鵠之誌隻能是一句概念的口號。

再舉古聯一二:“香水濯雲根,奇石慣延攜硯客;畫廊垂月地,幽花曾照浣紗人。”這是清人劉石庵題靈岩山西子池亭的一副聯,對景追古,一個風姿綽約的西施就出現在眼前。又清人薛慰農題秦淮河水閣:“六朝金粉,十裏笙歌,裙屐昔年遊,最難忘北國豪情,西園雅集;九曲清波,一簾夢影,樓台依舊好,且消受東山絲竹,南郊煙花。”這副聯另有特色,是由彼岸而歸,以古時的情調來關照現時的景物,使彼此和諧生動。

曆史本來是痕跡的遺存,但它真實的時空狀態,給人留下了許多想象,又因對曆史有各種不同的認識,所以曆史也是一個廣闊的想象空間。


三、想象的未來空間 未來空間是與曆史空間相反的順延空間,它比曆史空間更為開闊,它沒有局限,可以任意形成,但與作者的胸襟情緒有關。如郟縣三蘇墳聯:“是處青山可埋骨;他年夜雨獨傷神。”這是一個低沉的情緒,未來出現的也就是一個悲傷的情景,一個淒涼的空間。當然,在對聯作者的彼岸意識中,要有一個積極的彼岸。我撰了一副植樹聯:“兩手汗珠,一篇創業文章,鍬鍬似筆嶺頭寫;滿山綠色,幾處放歌小鳥,曲曲如弦心上彈。”這是一個綠色的未來,是一個充滿生機的彼岸。“人生不了匆匆路;餘火燃燒燦燦秋。”這是一個激情的彼岸。如寫計劃生育:“;國計民生一並重;資源人口兩相宜。”這是一個和諧的彼岸。“公路蜿蜒,窮山惡水脫貧後;遊人絡繹,靚色嬌姿迎客前。”是一個全新的彼岸。

寫未來空間的作品,古今都有,尤其今人對未來的描繪更為精彩,對未來的希望更有信心。想象的未來空間就是一個憧憬,憧憬是美好的,五光十色的,它是生活的動力,也是未來的彼岸。例如:“樓上樓下,電燈電話”,這是中國人落後貧窮時期的彼岸,現在不但成為老百姓的此岸,也將成為曆史的空間。“高峽出平湖”,這是毛澤東作品中的彼岸,現在已成為了全中國人民的此岸。想象的未來空間永遠不會結束,也不斷化彼岸為此岸。


彼岸的形式空間


彼岸的形式空間是對聯作品獨有的,對聯是兩行文學,這裏權且稱謂兩岸文學,上聯視作此岸,下聯視作彼岸,兩岸的長度、條件雖然相等,但兩岸的風光各自不同。彼此既相異,又相融,不能顧此失彼。每當站在此岸,必須要想到彼岸,彼岸要比此岸更精彩,至少不能弱於此岸,不然,登陸過此岸的人,就對彼岸無興趣了。但彼岸必須與此岸協調,創作對聯的過程,大量的工作就是對兩岸的協調,要顧大局,千方百計地求得兩岸統一。用何種方式使兩岸統一?一般不少於以下四種。


一、並列式 並列式是常用的撰聯方式,它是兩岸在同一精神下表現的兩種麵目,說不出哪個強,哪個弱,一般可以互換位置(調整尾字平仄)。如:“漢使浮槎撐鬥去;緬人騎象過橋來。”此聯寫中緬兩國人民友好交往的情景,不分誰先過去,誰先過來,成並列式。又如:“十頃平湖堤柳合;一庭清景藕花香。”這是一副風景聯,堤柳藕花,相映成趣,共靚畫麵,不可分誰前誰後。再如我撰的一副鸛雀樓聯:“靈禽披夕照歸來,棲高夢自遠;名句破雲空遞出,寄闊韻長豪。”上聯寫鸛雀,下聯寫王之渙的詩句,都與斯樓有關,一因鸛雀而得名,一因詩句而揚名,兩者都有其曆史的內涵。


二、因果式 因果式是此岸為彼岸的前提,因此岸提供的條件而使彼岸存在,彼此不可互換位置。如毛澤東的“唯有犧牲多壯誌;敢教日月換新天。”此岸提供了壯誌,彼岸才敢改天換日。如我有一律詩頷聯:“銅板叩關無可守;城牆開洞不須攻。”正因為有了銅板叩關,城牆才能洞開,一因一果。又例我一副春聯:“對科技舉杯,賀歲敬君三盞酒;讓思維充電,入秋還我一山糧。”正因為對科技的尊重,拜在科技門下,才能讓思維充電,獲得了豐收的果實。再例我一律頸聯:“無故拋來幾點媚;忘形化作一枝春。”彼岸的忘形,是因此岸的媚色引起的,因果自明。


三、遞進式 遞進式是彼岸對此岸的深化,使兩岸統一後的整體更為豐滿。由弱到強,彼此不可互換。如清人何紹基題成都吟詩樓聯:“花箋茗椀香千載;雲影波光活一樓。”此岸寫雅士騷人雅集過的地方餘香無窮,彼岸更使景物鮮活起來,更為生動,一個“活”字就升化了境界。再看蔡鍔將軍寫的雪山關對聯:“是南來第一雄關,隻有天在上頭,許壯士生還,將軍夜渡;作西蜀千年屏障,會當秋登絕頂,看滇池月下,黔嶺雲低。”上聯寫雪山關高踞群峰之上,地勢險要。下聯進一步使氣勢磅礴,顯出作者豪情壯誌,胸襟不凡。又例我寫“三袁”一聯:“桂花有性,從月裏移來,拋靈化作三支筆;柳浪無羈,自胸中湧出,擊岸便成千古聲。”上聯寫三袁兄弟的性靈之筆,下聯更進一步寫三袁在文學上激濁揚清對後世的深遠影響,使三袁的性靈之魂更弘大起來。


四、反證式 反證式是彼岸對此岸所提供的信息加以證明和補充,使此岸的存在合理和充實,彼此不可互換。如明末擔當和尚所撰昆明筇竹寺聯:“托缽歸來,不為鍾鳴鼓響;結齋便去,也知鹽盡炭無。”上聯寫和尚化緣空空而歸,廟裏也沒有施主來做佛事。下聯寫遊方的和尚因廟內鹽盡炭無而結束掛單(寄住)而離去。用彼岸的結齋來證明此岸的化緣確是因為鹽盡炭無了。如在抗擊非典時我撰寫的一副聯:“悼罷戰友,又穿白衣,明知一趟拚生死;湧來心潮,直赴危難,豈有片時思去回。”上聯的信息表明,明知道此一去生死難定,但為什麼還要去?下聯補充說明,為了救人民於危難,在緊急關頭,心潮湧起,沒有時間考慮去了能不能回來,也不允許去考慮。這便使白衣戰士救死扶傷的形象高大起來。又如夾竹園鎮楹聯分會成立,我寫的一副賀聯:“植園不負開春雨;出筍能聽拔節聲。”用雨後紛紛出土的春筍,來證明未負開春雨。同樣,為祝賀公安縣楹聯學會成立,我所撰一聯:“聯花怒放未因晚;季節遲來也是春。”用“也是春”來證明“未因晚。”


以上是撰聯的幾種常用形式,不管是用哪一種,都要思存彼岸意識,在經營此岸的時候,要給彼岸留有足夠的位置,不然,以至延伸受阻,求證無憑,因果不明,並行相悖。

彼岸既是撰聯的想象空間,又是撰聯的形式空間。在追求意境時,要多打彼岸的主意,在彼岸上多下功夫。在營構布局時,重要的位置也在彼岸。所以,撰聯人必須要有很強的彼岸意識,不然,將會很被動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