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中國對聯網首頁 對聯知識 古今聯話把對聯寫得通俗易懂些

把對聯寫得通俗易懂些

2020-12-13 22:17:24 孫福奎 聯齋 0條評論

近日,讀湖南省聯家李林森老師的文章《建議多學學惜墨如金的短聯》(刊發於《聯齋》2020年第880期),深有感觸。此文從現實出發,指出一些對聯犯“越寫越長”的毛病,建議“大可不必王婆婆裹腳布又臭又長的寫”,要以“生花妙筆通過惜墨如金的筆鋒挖掘到類似的寶庫,寫出簡潔靚麗、意境深遠的短聯來。”順著李老師的思路,我想補充一點,就是對聯還要通俗明白,讓人易懂。

有些人仿佛有種習慣,刻意追求時髦、獵奇,無論是對聯的構思,還是遣詞造句,要展示“出筆與眾不同”。結果,作品故弄玄虛,朦朧深奧晦澀,走向了反麵,並不被讀者接受。

有一個成語“老嫗能解"的典故,相傳唐朝詩人白居易每寫出一首詩,都會念給街邊的老婆婆聽,若老婆婆聽不懂,便進行修改,直到聽懂為止。他的《遺愛寺》詩:“弄石臨溪坐,尋花繞寺行。時時聞鳥語,處處是泉聲。”語句明白如話,樸實有力,朗朗上口,通俗卻不失華美,淺顯卻又意境優美。這樣的作品,易於讀者接受,更易於廣泛流傳。

縱觀我國文學史,那些廣泛流傳下來的優秀作品,無一不是接近百姓,具有樸實自然、通俗易懂的特點。如婦孺皆知的唐詩詩句:

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。(杜甫)

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。(王之渙)

白毛浮綠水,紅掌撥清波。(駱賓王)

星垂平野闊,月湧大江流。(杜甫)

明月鬆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(王維)

…………

這些優美的詩句,兩句拿出來,便是優秀的聯句。真乃既通俗明白,又瑰美至極!

再看看一些經典名聯:

月光千裏白;

秋色一天青。(君山亭聯)

幾點梅花歸笛孔;

一灣流水入琴心。(枕流亭聯)

雲影波光天上下;

鬆濤竹韻水中央。(止息亭聯)

…………

這些懸掛的名聯真乃既讀之易懂,又美輪美奐!

再看看聯界的一些獲獎聯:

八月花鋪千裏雪;

一生情寄萬家衣。(王天明《棉花館》聯)

三千珠履八家族;

十萬炊煙六碼頭。(文偉《題運河文化》聯)

修竹風吟千古韻;

清泉霧鎖一亭山。(鍾建冬《熊湘亭》聯)

猴追國夢圓家夢;

雞唱民心向核心。(石本鈞雞年春聯)

…………

這些既精湛又讀之皆懂的佳作,令人稱好!

誠然,有一些古代廟宇樓閣聯,的確存在語意深奧、艱澀難懂現象。這一方麵受時代語言(包括詞彙、用語習慣等)的影響,也與思想觀念、思想認識有關。時代發展到今天,語言呈現出嶄新麵貌。我們創作對聯時,應當以現代語言為工具,多采用新鮮生動而又自然靈活的詞語,表現廣大人民群眾的思想感情。

但是在一些征聯評選時,有的評委認為,精煉自然、通俗易懂的聯作缺乏力度和內涵,往往將其一棍子打死,而對那些用詞晦澀、不易讀懂的作品卻鍾愛有加。這是一種不正常現象,應該引起重視。

總之,在文藝的大花園中,提倡百花齊放。文貴於精,亦貴於明,應該改變觀念,努力把對聯寫得通俗易懂些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