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中國對聯網首頁 對聯知識 對聯史話詩鍾源流考略

詩鍾源流考略

2018-06-09 23:25:49 劉鋒 傅大士導讀對聯雜誌 0條評論

一、擊缽詩的緣起


讀明·蔣一葵著《堯山堂外紀·卷十四·六朝(齊)》,其中雲:竟陵王字雲英,武帝第二子,嚐夜集學士,刻燭為詩,四韻者則刻一寸,以此為率。蕭文琰曰:“燒一寸燭而成四韻詩,何難之有!”乃與江洪等共叩銅缽,響絕則成,詩皆可觀。


證之以《南史·王僧儒傳》,兩者大致相同。其中載有:竟陵王子良嚐夜集學士,刻燭為詩,四韻者則刻一寸,以此為率。(蕭)文琰曰:“頓燒一寸燭,而成四韻詩,何難之有?”乃與(丘)令楷、江洪等共打銅缽立韻,響滅則詩成,皆可觀覽。


作詩講求文思敏捷,詩人亦以此自傲。於是有了作詩限時,並相互比賽。限時是以一寸之燭燒盡,而“共叩銅缽”,作為標準。這樣,後來“擊缽詩”以及“刻燭聯吟”“擊缽催詩”蔚然成風,經唐宋至清末,代代相傳,不絕於史。


論才思敏捷,中國文學史上有曹植和溫庭筠。在南朝·齊之前,有曹植的七步成詩。據《世說新語·文學》:“(魏)文帝(曹丕)嚐令東阿王(曹植)七步中作詩,不成者行大法;(曹植)應聲便為詩曰:‘煮豆持作羹,漉菽以為汁;萁在釜下燃,豆在釜中泣;本自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’帝深有慚色。”


在唐朝,溫庭筠才思敏捷,有“溫八叉”之稱。兩手相拱為叉。據五代孫光憲《北夢瑣言》卷四:溫庭筠“與李商隱齊名,時號溫李,才思豔麗,工於小賦。每入試,押官韻作賦,凡八叉手而八韻成。”



二、擊缽詩的傳承


1、唐代的擊缽詩


唐代是否存在刻燭擊銅缽作詩?雖然有,但記載不多。唐代詩人劉禹錫在其詩題曾經提到。詩題雲:揚州春夜,李端公益、張侍禦登、段侍禦平路(一作仲)、密縣李少府畼、秘書張正字複元,同會於水館。對酒聯句,追刻燭擊銅缽故事,遲輒舉觥以飲之。逮夜艾群公沾醉,紛然就枕。餘偶獨醒,因題詩於段君枕上以誌其事。“寂寂獨看金燼落,紛紛隻見玉山頹。自羞不是高陽侶,一夜星星(一作惺惺)騎馬回。”注意,“對酒聯句,追刻燭擊銅缽故事,遲輒舉觥以飲之。”不僅要作詩,而且是“聯句”;不僅要限時,過時還要罰酒。


2、宋代的擊缽詩


有宋一代,刻燭擊銅缽作詩是流傳有緒的。首先是宋初的楊億,以後是徐積、王之道,南宋的朱翌、曾協等。


楊億(九七四———一零二零),字大年,建州浦城(今福建浦城縣)人。北宋文學家,西昆體詩歌主要作家。在《懷寄樞密王左丞》中,楊億說“銅缽聲沉斷唱酬”。全詩雲:“高陪七聖從軒遊,帷幄深嚴日運籌。口裏雌黃歸品藻,盤中韭白想風流。珠宮地密妨趨謁,銅缽聲沉斷唱酬。獨喜修書依絳帳,時登闕裏受春秋。”


楊億不僅是詩人,還是屬對高手。據《堯山堂外紀·卷四十四·宋》之【寇準】條下載:寇萊公在中書,戲雲:“水底日為天上日,”未有對者,楊大年雲:“眼中人是麵前人。”一坐以為的對。


徐積(一零二八———一一零三)字仲車,楚州山陽(今江蘇淮安)人,宋·治平四年(一零六七)進士。官揚州司戶參軍等。賜諡節孝處士。有《節孝集》。其《菊花》詩雲:“為汝花中開最孤,詩翁何惜屢提壺。卻應有意酬青眼,渾似傾心向白須。擊銅缽時吟更好,擲金錢後醉相娛。楊妃隻有黃裙在,且問風霜留得無。”


王之道(一零九三———一一六九)字彥猷,安徽廬州濡須人。宋·宣和六年(一一二四)進士。為人慷慨有氣節,詩亦真樸有致。其《減字木蘭花》詞雲:“尊前放手。銅缽聲窮詩已就。姑射肌膚。舞罷纏頭怎得無。青腰更巧。搓粉團酥來鬥妙。不敢方人。容色依稀似太真。”


朱翌(一零九七———一一六七)字新仲,號潛山居士,舒州(今安徽潛山)人,卜居四明鄞縣(今屬浙江)。官秘書省正字、起居舍人、中書舍人。其在長篇五言古體詩《宣城書懷》中雲:“·····愛閑多閉閣,因事或操觚。每捷慚銅缽,工夫體轆轤。······”


3、明清的擊缽詩


迄至明末清初,刻燭擊缽作詩之風猶存,而以清中期為盛。明末清初著名詩人吳偉業《題西泠閨詠·四首並序》其二中雲:“賣珠補屋花應滿,刻燭成篇錦不如。”


全詩是:晴樓初日照芙蕖,姑射仙人賦子虛。紫府高閑詩博士,青山遺逸女尚書。賣珠補屋花應滿,刻竹成篇錦不如。自寫洛神題小像,一簾秋水鏡湖居。


吳偉業(一六零九———一六七二)字駿公,號梅村,江蘇太倉人。明崇禎四年(一六三一)進士,曾任翰林院編修、左庶子等職。


清代乾嘉時期刻燭擊缽作詩之風更濃,於道光為最盛。據《晚晴簃詩彙·卷六》載:愛新覺羅·永瑢有詩記當時的擊缽吟詩活動。永瑢在《尹望山招絢春園雅集》中雲:“······九州英彥蓬萊友,五十年中輩先後。擊缽哦詩詩盡成,薄罰停催金穀酒。······”


永瑢(一七四三———一七九零),號九思主人,清乾隆皇帝第六子,封貝勒、質親王,充四庫全書玉牒館總裁、監管欽天監事務。工詩擅畫,兼通天算,有《九思堂集》。


其弟愛新覺羅·永瑆(一七五二———一八二三),號鏡泉,乾隆皇帝第十一子,清朝著名書法家。他的《題近香樓》一詩也記載了擊缽吟詩之事,詩雲:“雖然崇抱在銅缽,不慚通講歌銀舟。有時退食散情性,舊醅小榼相綢繆。”


道光初期,刻燭擊缽作詩有了新進展,出現了詩社———荔香詩社;並且有了詩集———《擊缽吟偶存》。


清道光三年癸未(一八二三),福州籍京官在北京成立荔香詩社。據《詩鍾史話》:“《停雲閣詩話》所雲鄉先達在京之擊缽吟課,當指道光初年曾元澄、楊慶琛等所組織之荔香吟社。”


楊慶琛(一七八三———一八六七)原名際春,晚號絳雪老人,侯官縣(今福州市區)人。著有《絳雪山房詩集》。受業於名儒鄭光策,與林則徐、梁章钜等同學。清嘉慶二十五年(一八二零)進士,曆任刑部河南司主事、陝西司員外郎、廣東司郎中、湖南按察使、山東布政使、光祿寺卿等。楊慶琛一生悉心治吏,為官清廉,政績顯著。


曾元澄當是誤寫。曾元澄(一八零八———一八七四)是曾暉春五子,為道光十一年(一八三一)舉人。在最重視科名的官場,曾元澄是沒有資格組織詩社的。


或許是曾元海之誤。曾元海是曾暉春三子。曾元海(一七九七———一八三三),道光二年(一八二二)進士,官翰林院編修、貴州鄉試主考官、廣西學政。但科名資格就不如楊慶琛了。論輩分,曾元海是林則徐的晚輩,楊慶琛是林則徐的同學。


或許是曾暉春。曾暉春與林則徐是姨表兄弟,其科名資格俱在楊慶琛之上。曾暉春(一七七零———一八五三)字霽峰,號梅仙。嘉慶六年(一八零一)進士,曆任國子監學正等。曾暉春最為驕傲的是五子登科。他於道光十五年(一八三五)親見五個兒子(元基、元炳、元海、元燮、元澄)中舉,而且其中元炳、元海、元燮又成進士。這是科舉望族,令人無比傾慕。


《擊缽吟偶存》是曾元海所輯,有清道光十一年(一八八三)刻本,廣西省城九經堂唐玉田刻版。楊慶琛為之序:“道光甲申(一八二四)乙酉(一八二五)間,諸同誌聚晤都門度歲餘,閑結鬮詩社,燃蘭花香盈寸,成七截一首,捷者得三四首。晷盡繼以燭,更餘為止,日可得絕句百餘首,互為甲乙。或詠古,或詠事,或詠物,皆務各抒意論,不襲膚詞。積既久,擇其可詠者錄而存之。題曰‘擊缽吟’,取銅缽催詩之義。軟紅塵中得此清課,亦晉安風雅之遺也。丁亥(一八二七)立春日,雪茮楊慶琛識。”


據楊慶琛之序“擊缽吟”其時是指一種限時、限題、限韻吟作的七言絕句。《擊缽吟偶存》二卷後被編為《擊缽吟一集》,之後陸續有二集、三集……


三、從偶句到詩鍾


1、缽、鍾分流


詩鍾起源之一是缽、鍾分流。其分流或亦在道光朝。即所謂將詩鍾,“於律絕而外,別樹一軍”。這種分流亦有兩步,第一步是作“偶句”;第二步是在第一步的基礎上光大發揚,形成獨立的“詩鍾”。


據林鴻年《〈擊缽吟二集〉序》雲:“曾少坡(元海)前輩有擊缽吟之刻,餘初未見其書。歲壬辰,罷春官試,銅盤寄食。暇得從諸先達遊,範亭族弟旋亦觀政農曹,約同重修風雅。始猶偶句,繼乃兼作七截。”


此序作於道光二十年庚子(一八四零)。壬辰是指道光十二年(一八三二)。注意其中雲:“約同重修風雅”,“始猶偶句,繼乃兼作七截”。———可見,道光十二年(一八三二)已經作詩鍾了。


所謂偶句是指對偶句。宋·葉適《徐道暉墓誌銘》:“及沈約、謝朓,永明體出,士爭效之。初猶甚艱,或僅得一偶句,便已名世矣。”此處偶句是指律詩中含對仗的兩句———這是詩鍾發展第一步。


截句指絕句,屬於近體詩的一種形式。有人以為“截取律之半”以便入樂傳唱,各家解釋不一。常見的絕句有五言絕句、七言絕句。


七截一語還可參見清代小說家文康《兒女英雄傳》第二十九回:“隻見內中有一幅雙紅箋紙,題著一首七言截句。”文康是滿族鑲紅旗人,生卒年未詳。他是大學士勒保(一七三九———一八一九)的孫子,曾任過理藩院郎中。


詩鍾在逐步發展中,各種體、格逐步完備,於是出現了一種“於律絕而外,別樹一軍”的獨立的詩歌體裁。———這是詩鍾發展第二步。王則修《〈東寧鍾韻〉序》雲:“詩鍾之設,創自道署斐亭;擊缽之吟,興於京師遺老。本騷人之韻事,作遊戲之文章。名公钜卿,每藉此以為消遣;文人學士,亦即此以寄遙吟。趣味濃深與興高采烈,豈必關富貴、望功名而始作哉!所以於律絕而外,別樹一軍。或分詠,或籠紗,或蜂腰鶴膝,或鳧脛鳶肩,或鳳頂燕頷,以及燕尾;其餘若魁鬥,若碎錦,若四點金,若三鼎足。命題一定,各自鬥角鉤心,雖僅語七言,而文成萬變。嵌字務要渾成,琢句必須工整;無一字無來曆,無一語不清新。最要典贍風華,無取白描好手。詩畸之難,斷非無點墨者所能登峰造極也。”


所謂“詩鍾之設,創自道署斐亭”,並不準確,僅僅局限於台灣。斐亭是指唐景崧作台灣巡撫時官署內的斐亭。許俊雅所撰《光複前台灣詩鍾史話》說:“蓋光緒十三年,唐景崧來巡台島,官署舊有斐亭,景崧按址葺而新之,自撰楹聯懸掛亭柱,公餘之暇輒作文酒之會,吟詠唱和,累月不息,自是積稿甚多,台南府太守唐之輯而刊之,題曰《澄懷園唱和集》。故論者多謂斐亭乃台灣詩鍾之發祥地。”


2、詩鍾之名


據王鶴齡先生考證,詩鍾之名最早見於李嘉樂(憲之)在同治十一年(一八七二)春寫的《詩社即事柬袁子久中翰(保齡)》一詩的詩序。


社(按:雪鴻吟社)中法限二字,作七言詩一聯,字嵌每句之首曰“鳳頂”,嵌第二字曰“燕頷”,第三字曰“鳶肩”,四曰“蜂腰”,五曰“鶴膝”,六曰“鳧脛”,七曰“雁足”。又,一嵌於上句首一嵌於下句末,曰“魁鬥”;或嵌上句末下句首,曰“蟬聯”。限四字拆開嵌用,不論對仗曰“碎流”,論對仗曰“碎聯”。四字分嵌兩句首尾曰“雙鉤”。二字錯落對之,如此置上句第三字,彼置下句第四之類,曰“鹿盧”;或置上句第四字,下句第三之類,曰“卷簾”。又有分詠、合詠、駢體諸目,則拈題而不限字。合詠間亦限之。構思時以寸香係縷上,綴以錢,下承盂。火焚縷斷,錢落盂響,雖佳句亦不錄。名曰“詩鍾”,都中盛行之。詩鍾起名大致與“刻燭聯吟”“擊缽催詩”相類。


3、詩鍾溯源


詩鍾溯源不僅可到清代中期,甚至可追溯到元明時期。那時的詩鍾還處於不自覺時期。不自覺的詩鍾是兩句詩。據明代楊慎的《升庵外集》載:李西涯,齋中偶集湘湖士人,席間以荔枝、奶酥為題,各賦五言對句二,不工者罰三爵。有嘉魚進士某句曰:“甘宜妃子笑;香入長公詩。”


又據明初葉子明《草木子》卷之四上,其中有《談藪篇》,雲:“程雪樓為閩守。任滿歸。民有獻箭旗者以百數。公於內取其一聯雲:


閩中有雪方為貴;


天下無樓如此高。


元至正年間,程雪樓任福建道廉訪使。而《草木子》一書記元代諸事獨詳。


其實是七言嵌字(名)聯,固可看作早期詩鍾。———更重要的是,這或許是中國最早的旗聯。


4、結束語


詩鍾的形式起源於南北朝時期的齊之“擊缽詩”。清代道光前後“缽、鍾分流”,於是形成詩鍾。


詩鍾有兩個起源,一個是兩句詩,律詩的中間兩聯,即含有對句的兩聯。另一個是嵌字聯。不自覺的詩鍾出現在元明時期。


詩鍾之名首次出現在清代同治朝。或有更早,需要探究。


詩鍾鼎盛於清代道光、鹹豐、同治、光緒,和清聯的鼎盛期大體一致。並一直延續到民國。
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