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中國對聯網首頁 對聯知識 對聯創作對聯分類寫作入門之一 ——風景名勝聯的寫作方法

對聯分類寫作入門之一 ——風景名勝聯的寫作方法

2020-07-08 22:27:14 宋少強 青青導讀對聯雜誌 0條評論

風景名勝聯,是對聯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,如何創作,我們可以從前人的作品中,找出一些規律來。

風景聯,如果從側重方向而言,有單純寫景、單純抒情、情景交融三種寫法。

如果從作者自身角度而言,或是冷眼旁觀置身景物之外,作客觀描述,或是以自身感慨為紐帶,借助寫景,抒發自家的胸臆。或是介於兩者之間。

如果從具體寫作角度而言,有以風景名勝的名字出發,或是嵌名,或是詮釋名字,或是拉曆史名人入聯作襯,或是拉別處風景作襯。或是以作者的視角行蹤為線索,分寫山水,分寫動靜,分寫遠近高低的感受。或是以作者的思緒情感為線索,吊古懷今,抒發感慨。

我們還是借助對前人對聯的解析,具體分析一下風景聯的各種寫法。


憩雲樓

喜開心眼常登閣;

若問行藏且看雲。

——曹龍樹


此聯就是一副借助風景的名字,生發出來的作品。上幅見樓,下幅見雲。這種寫作方法,是題署聯中釋名的一種。作品的上下聯,無疑是通過雲樓兩個字展開。同時,又把“憩”字那種閑情雅致,用“行藏”,雲卷雲舒的況味進行闡發。釋名聯要注意的就是,不能任意解讀,歪曲名字的內涵。而是要使作品能夠與名字相得益彰,形成呼應。


涵碧草堂

香浮碧乳留真味;

影動清流愜素心。

——陳大文


涵碧草堂在湖北天門,紀念陸羽。陸羽是茶聖,紀念他的對聯怎麼能沒有茶呢?但是這副對聯就沒有茶字。草堂的名字叫“涵碧”,上聯涵香,下聯流翠。看來這個對聯是采用了釋名的手法。釋義呢?上下聯雖然沒有寫茶字,但是,所有的文字其實都是在圍繞茶字來進行。這副對聯也做到了釋義。這是一副釋名釋義相結合的作品。上下聯分別解釋了涵碧草堂的涵碧兩個字。整聯結合起來,又闡述了茶道的清淡雅致。這在題署聯裏麵,是值得學習的。比單一的嵌名,要高出一個檔次。


莫愁湖

一片湖光比西子;

千秋樂府唱南朝。

——李堯棟


寫莫愁湖的對聯很多。此聯唯簡潔明快耳。上聯用西湖作襯,下聯用曆史傳說入聯。“一片湖光比西子”這一句算作拿來主義。蘇軾用西子比西湖。作者用莫愁湖比西湖。用莫愁女比西子。拉物作襯而已。但是這種拉物作襯,或者說此處的拉物作襯,有一個缺點。缺點就是“泛而不切”。隻能切到湖,而不能穩切到莫愁湖。還顯得虛浮。那麼要如何才能改變這種虛浮的狀態呢?就隻有在下聯上麵下功夫了。下聯則用“樂府唱南朝”這些字眼來切中莫愁女的身份,以及莫愁湖的地點。同時隱約之間代入曆史的積澱和人文底蘊。


黃鶴樓

我去太匆匆,騎鶴仙人還送客;

茲遊良眷眷,落梅時節且登樓。

——錢 楷


寫風景聯,一大部分是置身事外,用旁觀者的角度來寫。還有一部分,就像此聯一樣,把自己代入聯中,以第一人稱的角度來寫。前者比較客觀,但是切入比較死板。後者比較主觀自我,極容易融合進自己的情緒,切入也比較靈便,隻需要寫出自己的親身經曆,寫出所見景物,並略作情感融合,就會是一篇不錯的作品。比如此聯,作者直接以自己的經曆切入“我去太匆匆”,直接引出朋友僚屬黃鶴樓送客餞行的話題。但是作者並不是用記敘文的手法,直接寫某某人,設酒置席,邀為燕飲之類的,而是通過一個神話傳說,直接把話題引到黃鶴樓上麵,因為他要寫的是黃鶴樓,而不是黃鶴樓飲酒。這裏的“騎鶴仙人還送客”,就兼有雙重的作用,一個作用,是寫“送客”,也就是設宴登樓的原因。但是更主要的作用,是借機寫出黃鶴樓的傳說,用傳說故事入聯切題。

下聯起句,“茲遊良眷眷”,就是借“茲遊”兩個字,引導出“眷眷”二字,帶入自己對黃鶴樓戀戀不舍的情感,這也是以第一人稱寫聯的應有之義,如果不能融合進自己的情感,又何必用第一人稱寫作呢?而且我們看到,這裏的所謂情感,所謂“眷眷”其實也是在寫樓,不舍得離開的樓。於是作者用最後一句,寫出了具體登樓的時間“落梅時節且登樓”。作者借用這一句,把讀者帶入李白“黃鶴樓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”的意境中去。而這一切,都顯得那麼自然隨意,舉重若輕,沒有一絲的斧鑿痕跡。


平湖秋月

勝地重新,在紅藕花中,綠楊蔭裏;

清遊自昔,看長天一色,朗月當空。

——前 人


在我們的寫作過程中,經常會有這種題目。一個題目涉及到兩種景物,而這兩種景物又是密不可分的。如何下筆,對很多人而言都很迷惑:到底是分開寫,還是合在一起寫。如何才算切題,而又不會割裂景物之間的聯係。

這副對聯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思路。平湖秋月,要有湖,有月,這是必須的。作者沒有急於寫月,而是把月先放下。湖,月,分而述之,各成一比。

起句很平凡。總之是要先說一個遊湖的理由。這一句類似小說中的引子,引言,意義隻有一個:帶你去遊玩,跟著他的文字去旅遊。這種句子古今一直在用,說明在寫風景聯中很有實用性。

起句是進入帶你去旅遊的模式,去哪裏呢?接下來就是具體景物描寫,是不是很簡單啊?其實就是這麼簡單。在哪裏呢?在紅藕花中,綠楊蔭裏。沒見寫湖,但是寫的就是湖。沒見寫平,但是這種荷花滿湖的風景,自然是與波浪滔滔的感覺不同的。

上聯寫了湖,那麼下聯應該寫月了,還要是秋天的月。但是我們看到,上聯寫的可不是秋天的湖,而是夏天的湖。夏天的湖怎麼會有秋天的月呢?

看看作者如何處理這一難題:“清遊自昔。”他進入了懷古,追憶的模式:自昔。這就可以隨意發揮了。既然是回憶,追憶,那麼不要說是秋月,冬月也是可以的。


比較值得玩味的是“看長天一色”這一句。這是化用前人句子“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這裏麵,秋水還有一個更主要的任務:月與湖,是分開寫的,那麼如何把月與湖關聯起來呢?這裏的“秋水”就起到了這一作用。把月與平湖關聯起來,通過一個小小的技巧,使得秋月切題到平湖之上的秋月,而不是別處的秋月。秋水在這裏,就起到了橋梁和紐帶的作用。


太白樓

公昔登臨,想詩境滿懷,酒杯在手;

我來依舊,見青山對麵,明月當頭。

——胡 敬


太白樓,自然不能不寫李白。此聯用了追憶、懷古的手段,很自然,也很容易,就把李白從時空隧道中給拉了出來。“公昔登臨”:這就可以任意發揮了。接下來就可以把李白請上台。至於寫什麼,要看各人的才思與感悟了。大家可以學習的是這種拉古人登台的手段。這裏作者是對李白當年縱酒賦詩的場景作了一下想象。上聯寫懷古,那麼下聯就要親自登場了,不能讓古人自己一個人在台上唱獨角戲。這裏麵其實是有線索可尋的。公昔登臨,裏麵的一個“昔”字,就已經預示了下聯一定會寫“今”。如果不想寫“今”,作者就不會在上聯使用“昔”字。這就是伏筆的運用。

來看下聯起句“我來依舊”。果然是親自出場。自己登台亮相,用了一個“依舊”,“依”的是什麼“舊”呢?這是要引發出景物描寫。斯人不在,佳景依然。我看見的景物,與千年之前李白看見的景物還是一樣的“見青山對麵,明月當頭”。恍然間真有一種跨越時空,與李白同席豪飲的情景。

對聯的角度很清晰,切入也很靈便,上下聯的氣脈呼應,還有自對的手法,這些是值得大家學習的。

還有一點要注意,就是這副對聯的454句式,前麵一個四字句,後麵用一個領字領起一組四字句的自對,是一種非常常見也非常好用的句式,大家不妨在寫作中多多嚐試。


涵雲樓

風景自清嘉,有畫舫補秋,奇峰環秀;

園林占優勝,看寒泉飛雪,高閣涵雲。

——潘世恩


此聯是在對聯的兩結,嵌入環秀、涵雲兩個詞,算是在嵌字的同時,對兩個名字的來曆進行了闡述。

“奇峰環秀”也好,“高閣涵雲”也好,在寫景文字中,都屬於具體描述的內容,那麼以這樣具體細節的文字結尾,對聯的起句,就要有一個總體的約束。這就是寫作中的“總分”手法。


大觀亭

踞太白樓之上,鴛瓦排雲,憑畫檻一慰鄉愁,已漸近鍾阜晴巒,六朝城郭;

溯彭蠡湖而西,鷺濤飛雪,喚沙鷗共談宦跡,最能忘峨眉春水,萬裏風帆。

——汪 恩


大觀亭,在安徽安慶市正觀門外,臨長江,又稱大觀樓。此聯是以大觀樓為基點,以長江的上下遊為“遠觀”的方向,以“思鄉”“宦跡”為情感紐帶,把這些景物貫穿起來。起句由大觀樓,而聯想到下遊的太白樓。有兩個用意,一是拉物作襯。用太白樓來襯托大觀樓的人文勝景。二是以下遊的太白樓為方向,引領視線。

所以我們看到接下來“鴛瓦排雲”,然後繼續把視線拉向太白樓方向。太白樓方向有什麼呢,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。“憑畫檻一慰鄉愁”,看到了嗎?遠方有家鄉,作者家鄉南京。作者接下來給出了家鄉的具體位置:已漸近鍾阜晴巒,六朝城郭。


寫作中,文采是一回事。文采我們可以從不斷地學習,模仿前人字句中,得到提高。而氣脈是尤其重要的,不學習前人作品中的氣脈流轉,就沒有辦法知道作者是通過何種手段,把這些字句串聯組合在一起,把那些看起來各不相關的文字,賦予了生命力。

不懂得這些,再好的字句,組合在一起,也是一堆散碎珠玉,而無法形成整體呼應。

在閱讀上聯的基礎之上,就很容易理解下聯的寫作手法。還是借助外物引領視線,進而進入情感描寫。宦跡,峨眉,是因為作者在四川當過官。

我們可以看到,作者的作品中,有兩條線索貫穿始終:一條是長江。一條是情感。

在寫作中,尤其是長聯的寫作中,用線索貫穿整副作品,用氣脈完成起承轉合,是尤其值得重視的。


大觀亭

樽前帆影,檻外嵐光,數勝跡重重,都向江頭開畫本;

樓上仙人,閣中帝子,溯遊蹤曆曆,又來亭畔吊忠魂。

——鄧廷楨


簡單地說,此聯是上聯寫風景,下聯寫情思,寫寄托。

複雜點說,此聯是上聯用分總的手法寫風景,下聯采用時間順序的手法寫作者行蹤。

那麼這就是對聯文理的全部嗎?不,遠遠不是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